梧桐樹邊羽 / 文化雜談 / 如何欣賞國畫?

0 0

   

如何欣賞國畫?

原創
2019-10-08  梧桐樹邊羽

漢朝始有國畫之稱。漢朝人自認居天地之中,所以自稱“中國”,而中國的繪畫即稱為“中國畫”,簡稱“國畫”。 國畫是中國幾千年來傳下來的璀璨藝術文化,是用毛筆在宣紙、絹帛之上作畫,題材大多為山水、花鳥、人物。國畫在內容和藝術創作上,體現了古人對自然、社會各方面的認知。

我們應該如何欣賞國畫呢?大家是不是覺得非常高雅,非常好看卻說不出所以然來?其實,古人早就在國畫欣賞上做出了總結。

南齊謝赫的書《古畫品錄》,其中就提到:

氣韻生動、骨法用筆、應物象形、隨類賦彩、經營位置、傳移模寫。

這便是后人稱之的國畫欣賞的“六法”。

氣韻生動

氣韻,如同人的氣質。一個滿腹詩書的人和一個販夫走卒給人的感覺,就是氣質上的不同。而這種感覺用到國畫的描述上,就是指的氣韻。

作品的氣韻靈動,反映的是作者的文化底蘊、審美傾向、創作激情,這絕不是技法上的學習可以造就的,也就是說兩個氣韻相同的畫家,不論派別師承,出來的作品會給人相似的感覺。氣韻正是作品的精髓,功夫不在技法,不在畫中,而在生活。

一副好畫的精氣神,是作品綜合氣質對欣賞者的視覺和心理沖擊。觀賞者能夠感受到作品的氣勢,或閑適,或冷峻,或放曠不羈,這些感受都來自對氣韻的理解。

骨法用筆

用筆表現在技法上,就是勾勒、點染、皴筆,而暈染、潑墨則是融合“點線面”為一體的技法。

除了色彩之外,繪畫的基本支撐,即點、線、面三術。傳統國畫最講線條:“平、留、圓、重、變”五筆和“濃、淡、破、積(漬)、焦、宿”六墨,就是指線條的頓挫、疏密、快慢、濃淡、干濕、粗細、虛實的組合搭配。

線條運用技法有一個不可言說的標準,叫“純熟”。純熟還是生澀,即便外行也可以看出來,但是我們卻無法標準化。

應物象形

這個就是指國畫的內容了。我們知道國畫分為工筆和寫意,工筆者,筆法精致細密,講究的是形像;寫意者,筆法粗枝大葉,講究的是神似。

但不論是工筆還是寫意,國畫都是以意為先。工筆畫也是講究的意會,有那樣現實中的東西真的長成畫里面那樣?工筆畫再像也不會像照片。因為底子還是神似,所以我們會了意,不自覺地忽略了這種差距,認為真像。實際上是畫家抓住了事物的神韻并重現了出來。

國畫應物象形的內涵是神似。

隨類賦彩

國畫中的用色,和“應物象形”一樣,并不完全追求真實。畫師們總能夠通過色彩的運用來表現自己想突出表現的東西,給觀賞者提示。淡雅、明艷、超然,都能夠通過著色來表現。而水墨畫里則以墨色的濃淡、深淺來表現。

經營位置

是指國畫布局。和西方的畫作比起來,國畫的透視性差,是二維的,平面的。只有通過布局來營造曠遠、高聳、深邃、寧靜等往往需要用透視來表現的視覺效果。

這種手法是反自然的,卻能給人藝術的觀感和享受。比如《洛神圖》、《韓熙載夜宴圖》、《清明上河圖》以及描繪皇家巡游的各種繪畫作品,如果用透視法來表現,必將捉襟見肘,而國畫的方法則顯得游刃有余。

國畫和詩詞相同的地方,就在于經營位置里的留白。這是最能體現布局的功夫的,留白,能讓觀者看到沒有畫出的內容,以通過各自的想象里,獲得各自不同的藝術感悟。

傳移模寫

這個是指國畫的藝術技法的傳承。國畫作為一門傳統藝術,對前人的學習和自身創新都非常重要。

“傳”是傳承,“移”是改進,“模”是學習,“寫”是創新。

一個畫家能不能把前人的技法靈活地運用到自己的畫作里,那是要功夫和悟性的。而一個人的畫毫無章法,則會被視為“瞎畫”。

但是只會技法,沒有個人風格,算不上好的作品。藝術講究創新,不能給人新意,不能讓人眼前一亮,那是“工匠之氣”,永遠稱不了大家。

這種創新,必須以傳統為基礎,而不是憑空創造。

以上種種,需要我們長期的知識積累,加強我們的審美體驗才能真正體會得到。這也是國畫欣賞不簡單的原因。

不懂國畫的技法,不懂技法產生、發展的源流,是無法說出一幅畫好在哪里,頂多只能說:“好看,我喜歡。”

這大都是出于一種直覺,也就是我們的六法之首的“氣韻生動”,其實是我們感受到了畫家的個人修養、價值傾向等內心素養的氣質體現。

宋代文人畫興起之后,文化底蘊成為國畫作品的精髓。

畫者要有底蘊,欣賞者也不能缺少啊。

學識和修養的深淺,決定欣賞樂趣的多寡。

當然,就憑直覺欣賞也沒什么問題。畢竟很多人的畫作,憑直覺就不喜歡了,也就沒必要從其他方面找到欣賞國畫的樂趣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2016年排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