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時斜陽 / 當時只道是尋常 / 孫權——我只想敬一杯酒而已

0 0

   

孫權——我只想敬一杯酒而已

原創
2019-10-08  舊時斜陽



三國時,吳國國主孫權喜歡宴請群臣喝酒,好交好群臣的關系。

一次,孫權又擺了一桌酒席,宴請了一幫大臣。

菜過五味,酒過三巡,酒桌上的氣氛也就起來了。

孫權想起了漢初年,漢高祖劉邦在擊破英布軍以后,回長安時,途經他的故鄉沛縣(今江蘇徐州市沛縣),設宴招待家鄉的故交父老,酒酣時自己擊筑(古代樂器)而歌的豪情,十分的羨慕,有意學一學。

當即從酒桌上站了起來唱了幾句歌謠,然后給群臣敬酒。

按照順序第一個是叫虞翻的官員,這人武功很不錯,于經學也頗有造詣,尤其精通《易》學,又兼通醫術,可謂文武全才的人物,在吳國也頗受重用。

看起來是什么毛病也沒有,其實不然,人一旦有才,就容易生出傲氣,誰也不放在眼里。

眼看著孫權端著酒杯過來了,虞翻看也不看,一轉身就倒在了酒桌上。

那意思,我喝醉了,不能再喝了。

這就太給臉不要臉了。

當時的人很多,孫權也不好發作,這事兒就這么算了。

要說,事情到了這兒也沒什么。

人家喝醉了,喝不下去總不能拿著刀讓人家喝不是。

可壞就壞在,孫權剛端著酒杯離開,原來醉得和死豬一樣的虞翻忽然坐了起來,抓起桌上的酒杯,一仰頭把一杯酒喝了干干凈凈。

這就有點嘚瑟了,如果說先前你是故意的還不明顯,那你坐起來喝酒,赤裸裸的打臉了。

當著文武百官的面打臉。

擱在誰的臉上誰受得了。

孫權也氣得夠嗆,隨手就抓了一把寶劍,罵罵咧咧的去砍人了。

事情變化有點快,況且這事兒,虞翻的確做得有些過分。

加上虞翻這人平日里也是牛鼻子翹上天,不把一干同事放在眼里。

眼看他落難,也沒人上前拉扯。

眼看就要一場酒宴就要釀成一場血案的時候,一個叫劉基的官員,你沒看錯,是叫劉基。一把沖了上來抱住了怒氣沖沖的孫權。



孫權一看還有人攔著,怒氣更大,連劉基也要殺。

劉基忙說:“大王,你殺我倒沒啥,我小人物一個,殺了也就殺了,百年之后,也沒人說您的不是,可就是殺不得虞翻?”

這下孫權不服了,虞翻如此不給我面子,我還殺不得他,你當我這個吳國國主是吃素的是吧?

劉基將怒氣沖沖的孫權拉到一旁,說道:“大王當然不是吃素的,可這人啊您就是不能殺,這虞翻是天下名士,名望甚高,您殺了他,他一死百了,可天下人都會說您沒有容人之度,大王是聰明人,這買賣能做么?”

不用說,孫權沒有殺虞翻,為了消除影響,孫權酒醒后還自我檢討,并說酒后的話當不得真,還請虞翻不要見怪。

虞翻這人到沒啥,該喝喝該吃吃,全沒當一回事。

那意思,我早知道你會這樣。

這種故作清高,我行我素的性格,自然不討喜孫權喜歡。

殺不得,那就來一個眼不見為凈。不久孫權就尋了一個機會,將虞翻謫到丹楊涇縣和交州等地。

就是這點小事,寫三國志的陳壽還是沒放過他,留下了“虞翻古之狂直,固難免乎末世,然權不能容,非曠宇也。”的評語。

惡名,最終還是沒能逃脫,我估計,孫權看到這評語,怕是要掀起了棺材蓋沖著陳壽喊上一句:“惡賊,還我名聲來。”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2016年排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