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ndan9997 / 小說 / 孫悟空為什么不找如來報仇?

0 0

   

孫悟空為什么不找如來報仇?

2019-09-26  lindan9997

作者:刑洛可

1.

臘月初八,八戒死了。

八戒死在人間一處佛壇,佛壇位于百花深處,人跡罕至。天兵找到他的尸體時,他的豬牙上還掛著半個雞腿。

但他的胸膛,已如百花綻放。

消息來到我這兒時,已不知被倒換了幾手,有人傳是因公殉職,也有人說是慘遭毒手。但無論哪一種,都讓我心情復雜。

臘月廣寒宮,月光凄冷如飄雪。燒刀子滾燙火辣,八戒高舉琉璃杯。

“哪吒,我老豬要干件大事。”

“什么大事?”

八戒沖我冷笑幾聲。“佛曰,不可說。”

隨后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,高喝一聲。“嫦娥仙子,溫酒咯!”

2.

八戒的骨灰灑在廣寒宮,嫦娥為其披麻戴孝,手中揚起的塵灰恰如月影冷凄,隨寒風飄落。

玄奘的佛號聲聲震天,沙和尚的慟哭天地同悲。唯有猴子,像個沒事人一般,依著廣寒宮的桂花樹,哼著不知名的小曲。

“猴子,你師弟死了。”我提醒著他。

猴子愣了一下,隨后茫然的點點頭。“是啊,死了,可是萬物都會死的。”

“可那是你師弟八戒!”我有些慍怒道。

“八戒也是萬物。”猴子一本正經道。

他說完這句話,也不再與我辯駁,而是繼續看著桂花樹上的黃金葉,手摩挲著粗壯干裂的樹皮。

猴子成佛之后,性情變了許多。

我上一次見猴子,是在火焰山。那時的牛魔王法力無邊,猴子降他不得。滿天神佛設下天羅地網,車輪纏斗,最后力所不及的魔王化為一頭黃牛,被我的風火輪砸碎了牛角。

牛魔王大喊:“莫傷吾命!”

那一聲大喊,我分明看見猴子哭了。

猴子落在重傷累累的牛魔王身邊,眼神黯然,他摸著牛魔王的斷角。

“老牛老牛,你別怪我,我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我知猴子和他有一段舊恩,但神兵在前,這般說話終究不妥。我走近猴子,扯扯他的虎皮裙。

“猴子,慎言。”

老牛竭力的睜眼看了看猴子,最后又絕望的閉上。

猴子嘆了口氣,看向我道。“謝謝。”

我知他是感謝我未下殺手,我搖搖頭。“兄弟,早點上路,取完真經,就真的是兄弟了。”

猴子沒有言語。

猴子成佛那天,我要比猴子還要高興。我飛上三十六重天,踏上凌霄寶殿。觥籌交錯間,我看到了猴子的身影。

猴子沒了金箍,也沒了棒子,一身袈裟,打著佛號,言語之間皆是禪語,群宴賓客無不動容。

猴子成佛本是件開心的事,但那天我看到他維諾的樣子,我沒來由有個想法:他獲得很多,失去更多。

3.

我到頭來也沒明白,八戒所謂的大事指的何事。

我去佛壇看過,位于傲來國,不過是一處普普通通的佛壇,周遭既無居民,又無僧侶,也不知是何人所建。查案的天將說,是八戒吃壞了東西,胃口潰爛爆體而亡。這個說法可笑的要命,有什么東西能吃壞一頭豬的胃?

回到天宮后,小廝和我稟報,說半個時辰前有個大胡子和尚找我,神色匆匆,像是有什么急事。

“那和尚什么模樣?”

“胡須滿面,手持一個燈杖。”

我愣了一下,我知道那不是燈杖,是降妖寶杖,來者是金身羅漢菩薩沙悟凈。

“他人呢?”

“等你不見,就先走了。”小廝如實稟報。他從懷里掏出一個紫色畫卷,畫卷上若隱若現一個圓環,顯然是被下了某種封印。“這是客人留給你的,讓我務必交到您的手里。”

我接過畫卷,簡略一看,竟看不出這封印的門道。我收起畫卷,正待回屋仔細研究之時,卻聽見門府外傳來陣陣腳步聲。

我起身相迎,卻見天兵天將堵住了我的府邸,為首一人正是家父李靖,他眉頭緊皺的看著我。

“孩兒,你可曾看見金身羅漢菩薩沙悟凈?”

我知瞞他不過,便如實以告,但訴說中,卻隱瞞了紫色畫卷之事。

李靖聽后,并未有疑。他嚴肅道。“孩兒,若是之后看見沙悟凈,勿要留情,定要將他緝拿歸案!”

“父親,為何?”我好奇道。

李靖面露恐懼。“他偷了玉帝的寶物,萬死難贖……總之,如有遇見,不必回稟,直下殺手便可。”

我大驚:竟然是這么大的過錯?

想當年打碎了宮廷至寶琉璃盞,也不過是投胎凡間,這一次竟然要他神魂皆滅?

4.

天兵天將集體出動,奈何沙僧菩薩之體,也抵擋不過。我親臨了捕獲沙僧的現場,滿天神佛同時出手,將沙僧的菩薩金身打的粉碎。

瀕死之際,他沒有看我,而是仰天長嘯。

“大師兄!”

他喊完這句話,我看向身旁的斗戰勝佛孫悟空。他面無表情,從天而降,一掌打碎了沙僧的天靈蓋。

回到府邸的兩天里,我過得也惶惶不安,我看著手上的紫色畫卷,突然有一種預感:這便是沙僧偷來的寶物。

我的小廝十分忠誠,幾經仙人拷問終究是把秘密藏了下來。

沙僧為什么把這個東西給我?我又能幫助他什么?

我看著畫卷上的紫色封印,毫無頭緒。

這處封印,顯然是沙悟凈為畫卷加上的。至于具體原因,恐怕是用封印提示我一些隱秘的事情。

他要提示我什么東西呢?

與這個老實的大和尚相關的事物少之又少,西行之路上仿佛只有任勞任怨一個形象。不知怎地,我突然想到沙悟凈在瀕死之際的一聲吶喊。

“大師兄!……”

可是他明知道,他的大師兄不會救他,他的大師兄已經是跳出三界的佛陀。

又或者,那句話并不是對他說的。

我靈光一閃,渾身被這個想法刺激的顫抖,也許這句話,是對著我說的?

我手持紫色畫卷,慢慢念叨:“大師兄……”

紫光一閃,封印應聲而碎。

5.

畫軸里蹦出一副圖畫,那圖上的地方我熟悉的很。

那是我和孫悟空第一次交手的地方。

花果山,水簾洞。

只不過這畫大概是取經之后的景象,那漫山遍野,桃花盛開,萬物復蘇,唯獨沒有猴子。

花果山上下,沒有一只猴子,聽起來便可笑。

沙悟凈臨死托付之物,我不敢怠慢。我將圖畫收好,駕云向花果山飛去。沒一會,便來到了花果山福地。

一條澗壑藤蘿密,四面原堤草色新。正是百川會處擎天柱,萬劫無移大地根。

花果山有條瀑布,瀑布后面有塊石碑,石碑上該寫著“美猴王”,旁邊該還倒著一個“齊天大圣”的旗子。

我邁入瀑布內,卻見水簾洞內空無一物。我正好奇間,卻見圖畫紫光大盛,瞬間,圖畫應聲而隨,我眼前的場景天旋地轉,待我回過神來,已是別一番天地。

“這……這是哪?”

鬼哭狼嚎,人間煉獄。

在我面前有一個瘦小的軀體,幾條手腕粗細的鐵鏈貫穿了哪軀體的琵琶骨,一把飛劍來回貫穿,直把軀體穿的支離破碎。

“你……你是?”我大驚失色。

這……這該是一種怎樣的懲罰?

那軀體冷笑幾聲。

“呵呵,來者何人?俺老孫是齊天大圣孫悟空!”

(上部完 )


6.

不,不可能的!孫悟空不是早就成佛了?

我看著這漆黑的身軀,身子骨不知覺的顫抖著,寒冷和恐懼甚至鉆到我的牙縫里,上下牙正不斷的摩擦打顫。

“哪吒?”他看了我一眼,驚異道“怎么是你?”

“是,是我。”

“你怎么來的?”那人問道。“往常都是玉皇小兒一個人來,看著我受苦做樂。難道你是玉帝小兒派來的?不……不會,玉帝派誰也不會派你。”

令人驚恐的是,盡管我十分不想相信,但此人,或許真的是孫悟空。

那成佛的又是誰?

我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,用神通打碎了飛劍。

“你說,你為什么會在這里?”

“我……我為什么會在這里?”猴子怒極反笑。“當年我和玉帝約定,只要我護送唐僧西行取經,就保我妖族一方昌盛。為此,我不惜害了我的兄弟牛魔王……卻不料這狗娘養的出爾反爾,將我的靈魂剝碎成六耳和我兩部分,把那個反叛的我關押在這里,受盡摧殘,讓六耳成佛成圣,終生做一條走狗……”

我心頭大震,怪不得成為斗戰勝佛后的猴子如此平靜,竟是靈魂被切割成兩個部分?

我按捺住心中的震驚,為他徐徐講述猴子成佛后的事情,當我講到八戒和悟凈先后遇害時,我看著眼前的猴子磨碎了自己的牙齒。

“呆子,老沙……是我對不住你們!是我對不住你們!”猴子聲淚俱下。

至此想來,八戒和悟凈早已發現了端倪,只不過在行動中敗露,慘遭毒手。

我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,希望自己的理智給自己一個清晰的判斷。

“哪吒,你放了我,我要給他們兩個人報仇……我求求你,給我一次機會……”猴子的聲音喑啞,顯然,他是壓抑著自己的滔天怒火。

“我,我還不能確定。”我實話實說。

“哦……這樣啊,那你往里面看看。”猴子笑了。“你看了就明白了。”

我不疑有他,順著猴子的話向里面看著,正看見一個孩童遭遇著像猴子一樣的對待,飛劍穿體,鐵索身骨。我仔細看那孩童,竟越看越熟悉,竟覺得在哪里見過……

“別想了,那就是你,哪吒。”猴子開口了。

“你早就被玉帝分裂靈魂了,現在住在你這身蓮藕里的,不過也只是一個忠犬的靈魂,而最早那個大鬧東海龍宮,拉開軒轅之弓的哪吒,就是你眼前的這個孩童啊!”

“現在,你還要不要放了我?”

7.

三十六重天天崩地裂,凌霄寶殿搖搖欲墜。

那是一根久違的金色棒子,再一次迎頭砸向了五百年平靜的宮殿。

五百年前的他,不過是大鬧天宮,想做一只猴兒,去那人世間走走看看。而這一次,他殺意已決。

八戒的死,沙和尚的死……

他不能再忍了,五百年前他的容忍,害死了自己的猴子猴孫,至親兄弟。五百年后,他容忍的因卻依舊創造著惡果。

“如來!玉帝!”

三界之間,他狂吼著。

他一棍子敲碎了巨靈神的腦殼,一腳踹死了二郎神的狗。二十八星宿聯手迎敵,卻被這猴子打的支離破碎。

“三太子呢?快去請三太子!”李靖放聲高喊道。

“大人,三太子不再!這……這該如何是好?”

西方靈山,一僧人輕捻佛珠,雙淚兩行。

“回來了,是他回來了。”

天庭內斗早已衰弱之極,強如三虛早已神游海外。那所謂的無堅不摧凌霄殿,終于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威脅和挑戰。

孫悟空將李靖打下云頭,一步一個血腳印,踏進了空無一人的寶殿。殿前正坐著玉皇大帝,他面露恐懼,卻又穩穩的坐在龍椅上。

“怎么,來不及請如來么?”孫悟空笑了,滿臉是血的猴臉咧出一個痛苦的笑容。“何必呢?玉帝,何必呢?”

“何必?”玉帝也笑了。

他走下椅子,從地上撿起一枚丹藥。“你看見這個丹藥了么?吃一顆,就能法力大增,延年益壽。你想要神妖平等……你知道這丹藥是用什么做的么?”

孫悟空未發一言。

玉帝繼續狂笑著。

“是牛魔王的骨髓。”

孫悟空動了。

“砰……”

這一棒被另一只猴子抬手擋住。

玉皇大帝哈哈大笑。“你們斗吧,斗吧。孫悟空,你不過是一只猴子,怎么能斗的過我?”

玉皇大帝走出寶殿,斗戰勝佛和孫悟空卻依舊僵持在原地。

“你要攔我?”猴子冷笑道。

六耳嘆了口氣。“對不起了大圣,我自出生起,就是為了攔你。”

“你甘愿做一條狗?”

“大圣,我只能做一條狗。”

轉瞬間,塵土飛揚,寶殿炸裂,火紅的煙花綻放在東方的云朵,在西方靈山,一名僧侶的念珠應聲而碎。

“善哉……善哉……”

8.

猴子死后,天庭大興土木,準備為天宮重建一個更恢弘的凌霄寶殿。玉帝沒有辦法,只能暫居靈山。本來玉帝興致勃勃的想搞一個論功行賞會,最終發現,那些真的參戰的神仙基本都戰死了。

我沒參戰,逃過一劫。

玉帝手下的武將并不多,我算頭號種子。現在武將稀薄,我的身價更高,他努了努嘴想了半天,終究是沒說一句責怪的話。

“玉帝,臣還有一事稟報。”

“講。”玉帝頗有不悅。

“是關于紫色畫卷的,這里人多嘴雜……”

玉帝聽到紫色畫卷四個字,渾身一震。他趕忙說道:“你們先下去吧,哪吒,你上前來!”

眾婢女小廝紛紛退下。

玉帝狐疑的沖我眨眨眼。“哪吒……你真的知道那畫卷在哪?”

我走近玉帝,眼里閃出一絲青光。

“當然了,不然……你以為我是誰啊?”


后記

已是那場暴亂的許多年。

故地重游,我重新來到花果山。山清水秀,綠意盎然,生機勃勃,最重要的是,有許多猴子。

這些猴子都是花果山的原住民,暴亂之后,我跟閻羅王討了回來。

玉帝死后,這天下便是我說了算。

出乎意料的,三清并沒有為難我。從海外歸來,他們對我微微一笑。

“三太子不必多慮,這是玉帝的劫數。”

他們收下了玉帝的魂魄,放入太虛,很多很多年后,玉帝將從這里重生。這是一場輪回,花開花落,終有寂時,萬物不例外,玉帝也是萬物。

在玉帝輪回的時間里,我突然有了大把的空閑。我重建了花果山,把這里打造成一座妖山,凡是醉心修煉,得望天道的妖怪,都在這里有一席之地。得道后,也將上天任職,謀福一方。

猴子,神妖終于歸途。我想,這也該是你的本意吧。

閑暇時,我經常來花果山轉轉,說不上來原因,我是打心眼里喜歡這個地方。

也許是因為,這里曾經有一個不甘而反叛的靈魂。

你看這妖界,終如你所愿。雖然還有很多東西待需完善,但總比你在的那個黑暗無道的世界好的太多。

這天,我依舊在花果山看景,想著你通天的傳奇,不由落寞。

突然一只牛精大叫起來。“三太子,這石頭成精了!生了個孩子!”

我渾身一震。“你說什么?在哪?”

牛精遙手一指。“那兒,在那兒!”

我飛快的趕往山頂,正看見一只猴子和猴群打成一片。那猴子看著猴群,張牙舞爪的喊道。“來啊,我要做你們的大王!聽見了么?”

那猴子看見我,也不害怕。“喂,你這娃娃,看什么看?討打么?”

我看著故人相貌,一時百感交集。

“你…你…”

“你什么你!”猴子大叫道。“要打就打!墨跡什么!…哎等會,我去找個兵器!”

“你…”我哈哈一笑。“好你個猴兒!讓我等的好苦!你要打是吧?來啊!”

花開花落,因果循環,沒想到是我想的太多。漫漫時空,浩蕩銀河,怎么會只有一個孫悟空呢?

地上嬉笑打鬧,天空中飄一朵彩云。彩云上坐著一個和尚,手指捻珠,面露微笑,輕輕低語。

“南無阿彌陀佛”…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2016年排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