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起海綿 / 海綿 / 大圣傳

0 0

   

大圣傳

原創
2016-06-19  一起海綿
   (該短篇和尚已經發布在起點,暫作和尚將寫小說的愛好付諸于實踐的見證吧,謝謝大家。)      我叫石猴,嗯,他們是這么叫我的。他們說我是石頭里面蹦出來的,可是我又為何和他們長的一樣呢?我問他們,他們也不說,哎,也不過是一群呆猴罷了。他們一開始很排斥我,經常拿石頭打我,直到我成為他們的王,一個年老的猴子才告訴我,因為他們行走起來如同醉漢,總會不自覺的弓著腰。只有我,站的像人類一樣筆直的。所以,他們以為我是怪物,要害他們,畢竟我無父無母,還是石頭里面蹦出來的。想想也是,一塊朝夕相伴的石頭,突然間從里面蹦出個猴子出來,擱誰身上都害怕,我時常在想,如果與我朝夕相伴的不是猴子,而是人類的話。會不會我蹦出來就是人類的模樣,沒準我蹦出來之前看多了猴子,所以長成了猴子樣子,唉。

說來也是好笑,一群猴子竟然沒事想去鉆瀑布,看到瀑布后面有個洞就想鉆進去,難不成這是猴子的通病?說實話,我看到那個洞的時候也想鉆,哈哈。我可沒什么畏懼的,因為我壓根不懂他們怕什么,后來才知道,他們怕死。死,對我來說,我根本不懂,所以也沒什么感覺,但是后來,我懂了。只不過,我不是怕自己死,而是怕別人死。當然是與我有關系的人,沒關系?不好意思,躲在旁邊去死。就這樣,我利用這一個洞口,哦不對,現在叫花果山水簾洞。一個名字而已,挺好聽的,就用著吧,這瀑布如簾,遍地花果,倒也貼合實際。我鉆了過去,然后成為了他們的王。可是,為什么他們眼中還是那么的不甘,甚至恐懼?不過,這般猴子倒也講信用,即使這樣,還是稱我為王。一個年紀較大的老猴子倒是不錯,他告訴我,要想安安穩穩的當王,就得學他們的樣子,跟他們一模樣的猴王,那些猴子才會安穩。哎呀,一群猴子,彎腰走路那么丑,學了干嘛,我一開始是拒絕的,可是后來,我終于安安穩穩成為了他們信服的王,說實話,這樣走路腰疼。還得學他們抓耳撓腮。不過,我一個人實在太寂寞了。所以我并不想特立獨行。后來,我整日與他們一起嬉鬧,天地不管,山間也無兇獸,日子倒也逍遙自在。

我一直以為我這一生就這么安穩下去,可是后來才知道,我這一生,早就被人算好了,他們算好了我的出生,算好了一切,就等我去完成他們的心愿。

那一日,我與這一群猴子終于沒了芥蒂。開開心心的在一起吃酒,要問酒從哪里來。聽過猴兒酒嗎?別的不說,我的這群手下,釀酒那絕對是一絕。可是,一杯酒還沒下肚,那個教我知識的老猴子突然間倒地沒了聲息。那一般小猴兒說他死了。

死了?那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,我并不懂,看起來他只是睡著了而已。然后他們跟我說死了就是陷入了永久的睡眠,如同那遍地的石頭一樣,不動,沒了聲息。一輩子就那樣了。

“這樣啊。”

我喃喃自語一聲。結果卻看到這個年輕的猴子一臉詫異的看著我,我看到他們眼中的悲痛。突然意識到我說錯話了。我只好也立馬裝作一幅悲痛的樣子。我也很舍不得這個老猴子,可是不知為何,看到他死去,我的內心不曾有一絲的波動。并不感到悲傷。或許,我是一個石猴,我的心也是石頭做的吧。但是我看到這一群小猴子眼中的悲傷,忍不住多嘴問了一句。若是不問,我想,也就不會有后面的事情了。

“將來我們所有的猴子都會死嗎?”

“今日雖不歸人王法律,不懼禽獸威服,將來年老體衰免不了回歸黃土,身死道消。”

才說完,兀那白毛猴子竟然掩面哭泣起來。只不過轉眼間便擦干了眼淚,我看只是擦了擦眼角的毛而已,畢竟,我并沒有看到他流下一滴淚。他突然間露出一口白牙,一臉笑意的對我說

“只有佛與仙與神圣三者,可超脫輪回,得個長生不死。不若大王去尋著三者為師,學一個長生不老,將來也好讓我們沾沾仙氣,得個不老長生。”

   說實話,我很心動,得長生,習得仙法,逍遙自在,其不快活,再加上,我看到這群猴子一臉的盼望。我也很想為他們做些什么,當然,我還是怕我拒絕他們又不會服我了,這群猴子腦袋里面,誰膽子大,誰就是王,我可是他們的王。如果不去,那樣,我又得寂寞一陣子了。然后,我就答應了,估計我當初腦袋是被人操控了,干嘛要答應呢。現在想想,那只老猴子怕不是老死,而是被他們暗算了吧。還有那白毛猴子,一個整日嬉鬧的猴子竟然能說出身死道消,知道長生不老,恐怕,也是他們的人。這悲催的一生,只不過,想算計俺老孫,切。
 
“小龜兒快快游,送我到仙府……”

我拍拍屁股底下的小龜,這小龜不滿的白了我一眼,龜殼一陣晃動,不過我知道他是在嚇唬我而已。這一路上被我調侃慣了,剛開始還可我拌嘴,現在倒好,連話都不說,悶死我了。說起來,我的命還是這小龜救得。當日出行木筏,在行至南贍部洲后,一見遍地都是人類,那些人被我嚇的慌忙逃竄,甚是好笑。我遂扒了一人衣裳,那人也不敢反抗,任我宰割,只當我是怪物。唉,我雖猴樣,可卻無害人之心。當初穿了他的衣服可還學了他們人類那相互作揖的方式,鞠了一躬。然后我便踏遍這南瞻部洲各地,不知不覺八九年,這南瞻部洲的人看到我日久也就習慣了,見我不害人,還與我打趣叫我使筷子,這等吃飯好生慢,哪有手抓痛快。這仙人沒找到,妖怪也沒看到。倒是學習了人禮,學會了人話。但是這世間竟是些追名逐利之徒,與那班人相處,還不如我與這小龜相處來的實在。

有一日,我不知不覺行至這西洋大海,看見這海盡頭霞光璀璨,定是有仙人居住。這離開日久,我只盼早日尋得仙法,好回去快活。遂做一竹筏,便踏上了這汪洋大海,不料這海風太大,海浪直接撲翻了我的竹筏,幸得這小龜相救,不然,我也如同那老猴子一樣,怕是醒不過來咯。要說這小龜,你別看他兩百歲了,在他們這族群中啊,就如同是人類的小孩一樣。聽到我要去學習仙法,暢游這大海,當時就兩眼放光要載我一程。別講這龜殼確實比這竹筏舒服。

“猴子,這是西牛賀州,聽人說是有仙人居住的,你快去尋吧,要不是我道行不夠,不能上岸太久,必定會陪你一起,今日分別可別忘了我喲,對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這小龜送我到岸后,終于悶頭悶腦的問了一句,這一路上他都沒出聲。可憋死我了。你看看,這分別了還把半個腦袋藏在水里。我笑著跳下龜背。摸了摸他光滑的小腦袋,他不滿的哼哼幾聲,怕是又生氣了。

“別生氣了,我沒有名字,就叫我石猴吧,大家都這么叫我。放心吧,待我日后仙法有成,必會去找你的。你叫什么名字啊。”

“我叫白黿”

這小龜還是這么悶頭悶腦的,唉,待我習得仙法,定要做法將這小龜毛病給改改。

于是我便辭去小龜,再一次踏上了征程。那一日,風和日麗,我不知覺來到了一處高山之前,林麓幽深,千峰排戟,萬仞開屏。比之我那花果山也是毫不遜色。端的是一個美麗之所。我便欣欣然上了山,一路欣賞這好風景,結果忽然聽見有人在高聲歌唱。

“觀棋柯爛,伐木丁丁,云邊谷口徐行。賣薪沽酒,狂笑自陶情。蒼徑秋高,對月枕松根,一覺天明。認舊林,登崖過嶺,持斧斷枯藤。收來成一擔,行歌市上,易米三升。更無些子爭競,時價平平。不會機謀巧算,沒榮辱,恬淡延生。相逢處,非仙即道,靜坐講《黃庭》。”

這說的竟是神仙之道。可惜,我滿懷欣喜的跑過去求仙,結果卻看見一樵夫在那賣力的砍樹,不過我看他勁兒使得倒是不小,就是那樹皮都沒掉。只是我不曾見過神仙。所以順勢做了一揖。

“老神仙,弟子有禮了。”

不料這老神仙連忙擺手,神色慌亂,恍若那被我扒衣服之人。

“不敢當不敢當,我哪是什么老神仙,就是一樵夫而已。”

“可你說的就是神仙之道啊,逍遙自在,好不快活。”

“哈哈,哪里哪里,這都是一神仙教我的,只因我終日憂愁,所以不日前他教我此歌,讓我天天高唱,到今日也有九日有余了,然后那老神仙還會給我一些銀兩。說是酬勞。這唱歌解我憂愁還給我銀兩,這老神仙真是好人啊。”

“真的?那老神仙身居何處?”

說實話,我當時真的是欣喜若狂,雖然心頭有一剎那閃過一絲疑惑,那就是老神仙干嘛這幾日才讓這樵夫唱歌,還給他銀兩,但是這些念頭很快便被我的狂喜掩蓋了。

“此山叫做靈臺方寸山,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,那洞中有一個神仙,稱名須菩提祖師。那祖師出去的徒弟,也不計其數,見今還有三四十人從他修行。你順那條小路兒,向南行七八里遠近,即是他家了。”

這樵夫順手一指,我也沒多想,做了一揖過后,便欣欣然向他所指方向跑去,不過在我轉身的時候,眼角的余光卻是瞟見了一絲白影。可惜我當時并沒有回頭。我當時不知道的是那樵夫在我走后,竟然慢慢的變成了一個白發老翁,看著我歡快離去的背影,撫髯輕笑。

然后,引導我命運的齒輪,開始緩緩的轉動。
 
“老神仙,老神仙。”

我順著樵夫所指的方向走了沒一會兒,就看到了一處宅院,面積不大,門外鐵門緊鎖,里面時不時的傳來嚯嚯哈哈的聲音。

“這一定就是老神仙的居所。”

我心想,于是便興奮的沖上前去,拼命的拍打著鐵門。

“門外何人?”

一個渾厚的聲音如同響雷般在我耳旁炸開,嚇了我一跳,我驚慌的看看周圍,四下無人,可是那聲音竟然就如同是在我耳旁響起一樣。

“果然是神仙。”

我興奮的舉手歡呼。

“弟子來自花果山,前來求見老神仙,望學習仙法,長生不老。”

“長生不老,哼,好大的口氣,進來吧,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,敢如此口出狂言。”

唉,我這還沒進門,就先把師傅得罪了,不過還好我這師傅是刀子嘴豆腐心。還是讓我進來了,你還別說,這宅院外面看著小,可里面可真是大啊,竟然還有好幾座山,當時看的我心里面只癢癢,恨不得馬上也能學得這般法術。可是師傅進來看見我是一石猴,便拿拂塵敲我腦袋三下,怒而拂袖離去。但是我是什么人,我可是天地所生石猴,在人間待了八九年,這些小名堂我還是懂的。午夜三更,我便偷偷的跑進師傅的房間,果不其然,師傅并沒有睡著。

  就這樣,我學會了我現在所擁有的仙法。還賜我姓名孫悟空。只不過有一次我在師兄們面前顯擺,泄露了師傅給我開小灶的秘密。所以被師傅逐出了師門。

然后我回花果山,結果花果山被幾個妖王占領,然后被俺老孫打的落花流水,哈哈,痛快啊。

我與這群妖王不打不相識,隨拜天地做了兄弟。接著被他們慫恿,下龍宮奪金箍棒。

可是這老龍王上天告狀,這天道也是不公啊,竟然封俺老孫做官。

整日養養馬倒也是快活,可是有一天我手下那兩個天官突然配合武德星君笑我,說我被玉帝騙了,我這官是最小的官,就是養馬的馬夫。唉,馬夫就馬夫,我本就圖長生不老,清閑自在,沒人管我,馬夫也無所謂。所以啊,我當初聽到這話神色很是淡然,倒是讓那兩個小天官一臉的詫異。不過,這玉帝小兒到真是壞啊,竟然偷偷派人告訴我,花果山被燒了,我本就甚是想念我那班猴子猴孫。當然就急急忙忙的下界去了,可是這玉帝小兒可真是陰險啊。我回花果山,這一切都是好好的哪里有什么被燒了,結果就聽見天上雷聲大作,那托塔李天王竟然帶著數不清的天兵天將,然后說我嫌官階太小,以下犯上,違反了天規。又要抓我上天,要處罰我。

哈哈哈哈,你知道嗎,紫霞,我當時笑的眼淚都快點下來了。我孫悟空是什么人。這玉帝小兒使這詭計害我,可是他那十萬天兵我翻手間即可毀滅。不還是封我做齊天大圣。紫霞,你說這仙可笑不可笑。我知道他們的計謀,他們把我壓在這山下后全告訴我了。說這天地殺劫將至。我是應劫之人。要我送一個和尚去禿驢那取經,然后便可化解這殺劫。

你說可笑不可笑,真要這樣就可以,何必設計害我。那禿驢后來才和我說,我是女媧石所化,這殺劫只有我積滿功德,然后身化女媧石,以功德之力去補齊天道,消弭殺劫。

哈哈哈哈,也就是說讓我去死。你說他們直接說多好,那我沒準就去了。可是,我恨啊,他們殺我猴子猴孫,燒我花果山。我與我那班兄弟結拜,竟然也是他們告訴我那班兄弟花果山有異寶,所以他們才會過來占我花果山,利用我和他們結拜,然后定他們罪,將他們一個個的收去當了坐騎。

哈哈哈哈,我一個石猴,眼淚竟然是水做的,哈哈哈,你說好笑不好笑。可是我俺老孫是銅皮鐵骨,石頭做的心腸,怎么會屈服,壓我在五指山下,給我五百年時間考慮,答應送一個和尚去取經,今年就是第五百年了。紫霞,別哭,莫說五百年,就是五千年,五萬年,我也不會答應。

別哭,紫霞。你一哭,我就難受,比這大山壓著還難受。
 
我呆呆地看著眼前這蹲在地上的姑娘,曾經如星光般璀璨的雙眼紅如落日,七彩羅裙依舊,只是沒了晚日的笑顏。我孫悟空,銅皮鐵骨,十萬八千斤中金箍棒在身,五座萬斤大山壓頂。不曾有絲毫感覺,沒曾想眼前女子的一滴淚,竟然比金箍棒還重,比五指山還沉,壓得的喘不過氣來。突然很想伸出手去抱一抱眼前的人,可是雙手卻被這五指山緊緊的縛住,我拼命的掙扎,直震的這群山顫抖,走獸四散,去終究掙脫不出一雙手。

“悟空。”

她出神的看著腳下的土地,頭一次叫了我的名字。

“你答應他們吧。

“紫霞,你……也要我死嗎?”我吃驚的看著眼前的姑娘。

她卻極其嫵媚的一笑,眼神間透著說不出的陰狠。如同另外一個人,陌生的人,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人。

“對啊,你不去填這殺劫,我們都得死。既然如此,何不你犧牲一下,謝謝你的蟠桃,讓我可以觸碰到長生之境,待我突破便可與天地同壽,我好不容易可得長生,可不想輕易的死去。”

“咳咳”

我胸口積聚的怨氣再也忍不住噴發,她看著我咳血,終于神色間有了一絲慌張。

“呵呵,是怕我現在死了,沒人消弭殺劫嗎?”

這一刻,我突然感到無盡的悲涼,兄弟被抓去當坐騎,猴子猴孫死絕。我如同溺在水中的人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,結果,沒曾想這救命稻草竟然化作最后一把致命的寶劍,深深的刺向了我的胸口,毫不留情。

   我叫石猴,現在我叫孫悟空,我曾以為我的心是石頭做的。直到我遇見了她,我的心開始有了人類的血肉。

“猴子,你就是那齊天大圣么?”

我躺在蟠桃樹的枝干上,一個身穿七彩羅裙的姑娘笑意盈盈的向我走來。鬒發如云,螓首蛾眉,眼如秋水,口含朱丹。我在人間游歷九載,不曾見過如此傾城之顏。就連我這一只猴子都看呆了。
“喂,小猴子,你是不是那齊天大圣啊。”
她看我一臉微笑的看著她不答話,微微漲紅了臉,似乎有些惱怒。
“你找我何事?這蟠桃園,閑雜人等不得入內。”
“原來你真的是齊天大圣啊,不像啊。”
“哦,如何不像?”我聽她此言,頓時來了興趣,哼哼,你那是沒看到我當日一人一棒獨斗十萬天兵天將。我心想道。
“綠兒妹妹說當日齊天大圣一人橫掃天庭十萬兵馬,身披金甲圣衣,一句'大圣在此,諸神回避’端的是神采飛揚,可你不過是一只猴子。還如此懶散的躺在樹上,哪里想綠兒妹妹說的齊天大圣。”
“哦?那你看我現在可像?”
我跳下樹干搖身一變,金甲圣衣在身,看著這姑娘。只見這姑娘一下子睜大了眼睛,捂著嘴巴。
“是了是了,你是大圣,你是大圣。”
“怎么了,見到我有這么高興嗎?”
“那是自然,你不知道,綠兒妹妹說起你時,眼睛都放光,這十萬年來何曾有人敢如此挑戰天庭。我叫紫霞,大圣,你本名叫什么?”
“我?你猜啊。”
“王母娘娘讓我看著你,不讓你偷吃蟠桃,你要是不告訴我,哼哼,小心我去告狀。”
說到這里,這姑娘把嘴一撅,似乎對我很是不滿,哈哈,也是可愛。
“我叫孫悟空,齊天大圣孫悟空。”
 
“小猴子,可不許偷吃蟠桃喲。尤其是今天,今天啊,王母娘娘要舉行蟠桃盛宴,一會七仙女就會過來摘蟠桃,你要是偷吃被抓到了,哼哼,王母娘娘定不饒你,記住啊,小猴子,不許偷吃。”

“哎呀,知道啦,都說了一百遍了。”

我隨手拿下一個蟠桃吭哧吭哧的吃了起來,邊吃邊答道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怎么又吃了,”

紫霞伸手對我一指,秀雅的臉龐頓時氣的通紅,不過很快轉過身去,警惕的看了看這蟠桃園的四周,確定周圍沒有人時,才轉過身來,小聲的和我說道。

“今天我就當沒看見,以后可不許啦。”

“恩恩,知道了。你也吃一個。”

我漫不經心的點頭應了一聲,隨手就又摘下一個扔給了紫霞。

“哎呀,你你你,說了怎么不聽呢,今天不是一般的日子,要是被發現了,你就慘了。”

紫霞生氣的將蟠桃往我手里面一人,氣的一跺腳,轉過身去不理我了。

“哎喲,我說紫霞,這話你都說了好多次了,我算算啊,恩,正好134次。不用怕,這周圍啊我都施了法術,她們進來我都知道的,你就放心吃吧,聽說這蟠桃吃了可以長生不老,也不知是真是假,不過要是都這樣神奇,又何必修煉的這么辛苦。你也吃一個吧,這蟠桃可以養顏喲,你可不想幾千年后變成一個滿臉皺紋的小老太太吧。哈哈”

我隨手就編了一個謊言搪塞紫霞,騙她吃下去,不管吃這蟠桃能不能長生,我只想紫霞好好活著,哪怕吃了這蟠桃只能多活一天,那也是一天。果不其然,紫霞一聽下意識的就將手撫上了自己的臉龐。

“那,那我就吃一小口。”

紫霞小心翼翼的和我說道,

“吃吧吃吧。”

我笑著將手中的蟠桃遞給了她。她接過蟠桃,似乎是有點遲疑,小心翼翼的捧著,看了好久,才終于下定決心張開朱唇,輕輕咬了一小口。可是還沒等紫霞咽下去,一道清脆動聽的聲音傳來。

“大圣。”

轉眼間,七仙女飄然來到我和紫霞面前,我一把奪過紫霞手中的蟠桃,放在手上大口的吃了起來。

“大圣,你……今天蟠桃盛宴,我們奉王母娘娘之命前來摘取蟠桃,特此來告知一聲,可是沒想到大圣竟然私自偷吃,此事,我定會上告王母娘娘,請她定奪,現在請讓開,我們要去摘蟠桃。”

為首的紅衣女子,氣的臉色煞白,眉頭緊皺,一雙柳葉眉都氣的差點倒立起來。可見是有多么憤怒,不過我搞不明白,這上萬顆蟠桃,吃幾顆怎么啦,又不是她家養的。所以我也沒睬這紅衣女子,翻身一躍跳上了樹干,繼續睡我回籠覺咯。

“你……”

紅衣女子見我沒有理睬他,氣的手直顫抖,不過似乎是那我沒辦法,銀牙緊咬,恨恨的一跺腳便帶著其他的仙女去找尋個頭較大的蟠桃去了,不過,我看他們是找不到了,因為大的早被我吃的差不多了,哈哈。

“紫霞,跟我走。”

那紅衣女子似乎沒找到滿意的蟠桃,隨手摘了幾個看起來一般的就飛走了,只是臨走還叫著紫霞一起走了,我的心中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,果不其然。

沒過兩個時辰。一個穿著綠色連衣裙的姑娘快步的跑了過來。一臉焦急的找到我,上氣不接下氣的對我說道。

“大圣,不好啦,紫霞姐姐她……她被王母娘娘關進冰牢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我一個縱身從書上跳了下來,也想不到其他,直接一個筋斗,來到了王母的瑤池,可是令我吃驚的是這諾大的瑤池竟然只有一個人都沒有。

“王母,給俺老孫出來。”

我心急如焚,憤怒的大聲喊道,

“孫悟空,你偷吃蟠桃還敢在我瑤池放肆!”

我話音未落,這瑤池的周圍突然涌出一大批天兵天將和一眾神仙,王母錦衣華服在眾仙的簇擁下走了出來。對我怒目而睜。

“放了紫霞。”

我想也沒想,徑直對王母說道。

“放了她,就憑你一句話?那賤婢監管不力,竟然讓你在我開蟠桃盛宴的時候讓你偷吃蟠桃,紅衣告訴我這蟠桃園竟是些小蟠桃,怕是全被你吃了吧。”

王母說道這里,不由的提高了音量,胸口一陣起伏,似乎是被我氣的不清,也對,蟠桃宴沒有大蟠桃,說出去倒是天大的笑話,哈哈,痛快。

“看樣子,那賤婢怕是包庇了你很多次了吧,死到臨頭,還說潘桃是她吃的。真是賤骨頭。”

“你說什么?”

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,一聲怒喝,拿出金箍棒,重重的往地下一砸,整個瑤池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,白玉地面也出現了如同蜘蛛網一樣的裂紋。王母頓時變了臉色,不敢出聲。

我把金箍棒沖王母一指。沉聲說道。

“要么放了紫霞,這事情和她無關,要么,我毀了這天庭。你選一個。”
 
“悟空,去給為師弄點水來,為師渴了。”
“是,師傅。”
我畢恭畢敬的朝面前這個一臉書生相的和尚一拱手,當初,我無父無母,幸得天庭玉帝開恩,在人界游蕩時,看我可憐,收留了我,帶我上天庭,教我法術,還安排我官職,讓我看守蟠桃園,可惜,我不爭氣,偷吃蟠桃,玉帝不忍傷我,便請佛祖用法術將我壓在人界的悟難牢里面,本意讓我悟透貪嗔癡恨惡五難。無奈我卻一直都悟不透啊,真是有負佛祖厚望,不過幸好師傅也就是這個和尚,從五難山救我出來了。佛祖便讓我護送他去西天取經,以悟得五難,修成正果。
 這一路上,佛祖還給我和師傅安排了兩個得力的助手,一個叫豬悟能,一個叫沙悟凈。只不過兩個人長得兇悍至極,而且脾氣不大好,因此師傅也不怎么親近他們,連使喚都不使喚他們,一直讓我去,看樣子,還是佛祖對我比較好,故意安排這兩個師弟,怕他們搶了我的功勞。等取了西經,師傅和我比較親近,到時候在佛祖面前一說,佛祖還不得給我獎勵。嘿嘿嘿。
“師傅,水來啦。師傅。”
我興沖沖的端著一碗水,跑了回來,結果卻沒見到師傅的身影。頓時讓我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“八戒,沙僧,師傅呢?”
“怎么說話呢,不是說了叫我們悟能悟凈嗎?”
八戒和沙僧兩個人靠在樹上,對我眼睛一橫,像是被我不小心的稱呼給弄生氣了,從剛開始我叫他們八戒沙僧,他們就不樂意,一路上沒少打架,可是后來,我想起佛祖說的五難,也就懶得和他們計較,不過這兩個人著實實力不弱。就是太懶了,唉。
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二位師弟,我沒看到師傅,所以有些著急。”
“哦,師傅啊,剛剛被一個漂亮的姑娘給抓走了,這會兒估計被吃了吧。”
“啊,往哪個方向走的。”
“喏,就那個方向。”
 
八戒拿手一指,然后就沒理我獨自靠在樹上玩著樹枝。
說實話,我當時很生氣,每次只要我一不在,有妖怪來抓師傅,他們根本就不管,就在旁邊坐著看著,也不知道佛祖派他們來干嘛。不過我也顧不上跟他們爭吵,我還要救師傅呢。順著八戒所指的方向,我也不敢踏筋斗云,我怕速度太快看不仔細。一路小跑,來到了一條河邊。河邊的石頭上正坐著一位身穿七彩羅裙的姑娘在那里梳頭。而師傅就躺在她身旁的一塊大石頭上,昏迷不醒。
“妖怪,你把我師傅怎么啦,快放了我師傅。”
我拿出金箍棒對那姑娘一指,那姑娘慢慢的回過頭來,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傾國傾城的顏。
不知為什么,我看到這女子的第一眼,我頭上的緊箍一陣晃動,開始劇烈的收縮,比師傅念緊箍咒的時候收縮的還厲害。一些畫面飛快的在我腦海里面閃過。針扎似的疼痛讓我痛不欲生。
  “悟空,你怎么了?”
那女子似乎有些慌張,快速的站起身,跑了過來。
“別,別過來。”
我捂著頭,大聲喊道,心中的驚恐無以復加,沒曾想這妖怪還能和師傅一樣,催動緊箍咒,這下,我怕是救不回師傅了。若師傅死了,我如何去取真經,如何洗清身上的罪孽。
可是,這女子并沒有理我,還是徑直來到了我身邊,拿手輕輕的摸在我的頭上,說也奇怪,她就那么一摸,我的頭立馬就不疼了。
“悟空,對不起,是我害了你。”
這女子面露悲戚,看的我是莫名其妙。不管怎樣,先救師傅要緊。
“妖怪,別和我套近乎,我認識你嗎?快還我師傅,我就饒你一命,不然,俺老孫棒下可無情。”
“你……不認識我?”
這女子一臉的驚訝,然后長嘆一口氣,臉上的憂愁更甚于前。
“唉,忘了我也好。畢竟這都是我的錯。”
“你這妖怪,是不是練功走火入魔了啊,俺老孫好心要放你一馬,你還在這唧唧歪歪,我又不認識你,快把我師傅弄醒,我們還要取西經呢,要是娶不到西經,俺老孫還得被關回那黑洞洞的五難山。要是那樣,俺老孫定不饒你。”
我也有點不耐煩,這女子,漂亮是漂亮,可是再美的女子,都不能打俺師傅的主意,這女子還一直說個不停,要不是俺老孫看她有點面熟,早就一棒子送她見閻王了。
“五難山?不是五行山嗎?”
“什么五難山,五行山的。俺老孫本為蟠桃園守衛,因為偷吃蟠桃被關在五難山,幸得玉帝佛祖開恩,準備待罪立功,你要是敢壞了俺老孫的修行,俺老孫就讓你變成俺老孫的棒下亡魂。”
“哈哈哈哈。”
聽我此言,這女子竟然哈哈大笑起來,可是笑著笑著眼眶卻紅了。
“看來你是什么都不記得了,曾經大鬧天宮,打穿天庭三十三重天的齊天大圣,竟然什么都不記得了,哈哈哈哈。忘了也好啊,哈哈哈哈。”
“齊天大圣?好熟悉的名字,他是何人,聽起來好威風的樣子。”
“他?他跟你一樣,是一個石猴,為了救我,打穿了天庭三十三重天,打退了天庭百萬天兵,打的天庭一眾神仙不敢提他的名字,打的南天門破碎重修,打的玉帝不得已請佛祖用大法力將他壓在五行山下整整五百年。那一天,被天庭稱為災難日,整個天宮全毀,直到現在,南天門仍然缺了一角,還在修葺。”
  “好威風的猴子,他現在在哪兒,放出來了嗎,要是有機會遇上,俺老孫倒是想認識一番,拜個兄弟倒也不錯。”
我聽得兩眼只放光,沒曾想,這天地間竟然不止我一個石猴,這天地間竟然還有如此頂天立地之人。
“對了,他叫什么,齊天大圣嗎?好怪的名字。”
我好奇的問道。
“不。”
眼前這女子面色一凝。正聲說道。
“他叫孫悟空,花果山美猴王齊天大圣孫悟空!”
 
“咦,和俺老孫一樣的名字。”

“可惜,你不是他,這和尚你帶回去吧。”

她隨手一招,河中涌起一股水流擊打在師傅臉上,隨后飄然飛起。

“你到哪里去?”我大聲問道,見這女子離開,我的心中不知怎么搞得有一種強烈的不舍。

“我去找如來,要個說法。”

 “你叫什么?”

眼看她快沒影了,我再次大聲呼喊道。

“忘了我。”

她清脆的聲音遠遠的傳來。我曾設想過如果師傅被妖怪吃了,我取不到真經,繼續被關在五難山,我會很難受,可是眼前這女子就這么飄然的離開,我卻發現,我不僅會難受,甚至還會惶恐,就像是有什么東西,我要永遠失去了一樣。

“悟空,為師怎么在這兒,悟能他們呢。”

師傅悠然一聲醒了過來,我趕忙過去攙扶,我這師傅啊,矯情的很,要是不順心了,估計又得練那緊箍咒了。
“師傅,剛剛我去取水,您被妖怪抓到這里來了,現在這妖怪被我趕走了,沒事了師傅。我們回去吧。”
“恩,好,為師腳軟了,悟空,你背為師一截吧。”師傅他又開始裝模作樣的捶腿。這一路上有馬騎馬,無馬我背。唉,等取了真經就好了,再怎么說我這命也是師傅救的,不然我現在都還被壓在五難山呢。
“悟空,快點啊。”
師傅不耐煩的催促的一聲,然后又開始練緊箍咒了,佛祖說這是給我的懲罰。只是這小玩意套在頭上,一念那緊箍咒,是真疼啊。
“別念,別念,師傅,我這就背您。”
我捂著頭趕忙彎下腰。被這女子耽誤這么長時間,等我們回到原地,天已經都黑了。八戒他們早早的生起了篝火,我和師傅回去的時候,他們兩個竟然抱著一壇酒在那兒喝。把師傅氣的不清,從我的背上猛地一躍,跳了下來,看樣子,腿又好了。
“八戒,沙僧,你們怎么能喝酒呢,我們出家人,要戒葷戒酒,求佛之心不誠,如何能取真經。”
“取經?取個屁的真經,那是你們的事情,我們不取,這普度眾生與我何干,我不求成仙成佛。”
八戒斜眼一橫,仰頭又灌了幾口,師傅當時氣的臉都綠了,手握了拳頭又松開,指著八戒問道。
“說,你這酒是哪兒來的,是不是從附近農戶那偷來的。”
“從農戶那偷?和尚,我等皆是仙人,豈會做那等下賤之事。你也太小看我們了,難道你不知道,二師兄的耳朵就是一個小空間,別說幾壇酒,就是一座山也能給你裝下,不然你以為我們的兵器是放在哪兒?”
沙僧冷哼一聲說道,然后又故意往嘴里面灌了幾口。
“別,沙師弟,這你可就說錯了。”
八戒拍了一下沙僧的肩膀。抱著酒壇看著我哈哈一笑。
“這酒,名叫猴兒酒,確實是偷來的,此酒雖為人間造,但氣味可比仙酒還濃啊。不過,和尚,你說錯了一點,這就不是偷農戶的,是俺老豬當日剿滅花果山,在花果山找到的。我偷的,不是農戶,是齊天大圣的酒,哈哈哈哈。”
沙僧聽了一愣,扭頭吃驚的看著我,我聞著酒香,感覺是那么的熟悉。卻又說不上來。這種感覺,真是令人堵的慌。
“你剿滅過花果山,那這大圣呢,你遇見他了嗎,現在身在何處?”我問八戒道。
“他啊,我見過,一人滅了天庭,打的天庭眾仙提名色變,何其威風,這大圣倒也是個英雄,現在嘛,可能死了吧,沒死現在也不是英雄,而是狗熊了,哈哈哈哈。沙師弟,干。”
八戒拿起酒壇一飲而盡,隨后癱坐在地上,靠在樹旁,紅著眼睛呆呆的看著天空出神。
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醒來知誰是真身。我欲乘風青天去,奈何無路也無門。”
“嫦娥~”
八戒突然似瘋了一樣,大喊一聲,隨后倒地不醒。也不知是人醉了,還是心醉了。
 
“師傅,天亮了,走吧。”
我叫醒他們三人,八戒似乎還是酒意未消一樣,湊上來問我,
“猴子,你真不記得了嗎?一點也不記得嗎?”
“記得什么?”
我問道,這幾天遇到的事情真是讓我頭疼,莫名奇妙出來的齊天大圣,看他們說齊天大圣的樣子,分明是在說我,可我確實不記得。
“不記得,不記得,哈哈哈哈,夠狠,哈哈。”
八戒笑了一聲。
“走吧走吧,取經去。”
說完,八戒將行李往我肩膀上一放,獨自一人走在了前面。背影看起來是那么的落寞。
不一會,我們來到了一條看不見盡頭的大河面前,河面波濤洶涌,船只皆無。河邊豎一石碑,上述三個大字,通天河。
“悟空,這可如何是好,你能變出一條船讓我們過去嗎?”
“師傅,法術所變皆為虛幻,并不真實,除非我自己變成船只,帶你們過河。”
“那太好了,悟空你快變來。”師傅一臉興奮。
“可是我不識水性,變成船只也無法帶你們過河啊。”
“你這猴頭,平日里看你神通廣大,今日怎滴一條河也過不得。這可如何是好。”
正在我們思索過河之法時,一只巨龜慢慢的浮出水面,遠遠的喊道。
“石猴,石猴,好久不見啊,還記得我嗎?”
 
“你是誰?”我詫異的看著面前的巨龜問道。
“我是白黿啊,還記得五百多年前是我送你到西牛賀州學習仙法的,還記得嗎?當初你說你仙法有成,定會來看我,我苦等了五百多年,都沒見到你,今天沒想到在這見到了真好。”
這只巨龜一臉的興奮,白黿,這個名字好熟悉,我隱約記得這個名字,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想不起來,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我的腦子里面,阻撓我回想這些東西一樣,一想就頭疼。
“可是,我并不記得你,我在西牛賀州出生,是玉帝帶我上天庭學習仙法,并不曾在海上漂流。”
我盯著這巨龜說道。
“呵呵,又不是么,還是你仙法有成,不愿意交我這個朋友了,如果是就直說,我走便是,前幾日,有一只和你一模一樣的猴子來此,在這通天河上與一女子大戰,搞得通天河河水泛濫,我洞府被毀,我問他可是石猴,他也說不是,究竟你們二人誰是真,誰是假,不管你是不是石猴,我就當你是吧,從現在起,就當我不認識你。我不曾救過你,你我之間再無情分。哼”
我一聽此言,心中涌起一股苦澀,我能感受到這只巨龜心中的悲傷,因為我的心中也有著莫名其妙的悲傷。
“白黿,那只猴子在哪兒?是不是叫齊天大圣。”
我問道,雖然悲傷,但是我得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消息,這世上還有另外一只石猴,或許他就是八戒和那漂亮妖精說的齊天大圣,我要找到他,這樣,我就能知道,我的身份是真是假,為什么這些人都以為我是齊天大圣。
“哼,他,他與那姑娘大戰,好像受了傷,不就在那山中靜養。我每日送一些食物水果,他也始終不承認是石猴,哼哼。這樣的人,會是齊天大圣么。”
白黿一臉的不屑,轉著巨大的頭顱,遙遙的看向一個方向。那是通天河的對岸。
“他就在這對岸的山上,你去吧,幫我問問他到底是不是石猴,問問他為什么不肯承認。”
“多謝,”
我朝這巨龜一抱拳,一個縱身踏上筋斗云,疾馳而去。不多時,便看見了一座矮矮的山峰,層林茂盛,綠意盎然。我徑直落了下去。
“什么人?”
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,一道金光閃過,一個身影突兀的出現在我的面前。令我震驚的是,他竟然和我長的一模一樣。
“你是誰”
我倆同時開口問道。
“我叫孫悟空。”
“你就是孫悟空?”
他似乎有點吃驚,
“怎么,你認識我?”我有點詫異的問道。
“不認識,只是佛祖讓我在此等候,傳我法術,讓我在此靜候幾年,幾年之后他會來找我,讓我到大雷音寺接受封號,取代一個叫齊天大圣孫悟空的人。就是你?你和那女子是一伙的?也是來殺我?我可是佛祖的弟子?”
“你就這么說出佛祖的秘密,不怕佛祖罰你嗎?”
“你今日來找我,想必和那女子一樣,早就知道了我的事,何必在這裝模作樣。我告訴你,我是佛祖的弟子,之前那個叫紫霞的女子來殺我,也被佛祖鎮壓了,你要是趁我受傷想殺我,佛祖不會饒了你的。”
這只跟我一模一樣的猴子突然仰天大喊。
“佛祖,佛祖~”
“閉嘴,哼,佛祖就教出你這么個弟子嗎?”我捂著頭說道,一聽到紫霞這個名字,我的頭開始劇烈的疼痛起來。腦海中不停的閃過一些畫面。
“放屁,要不是我受傷了,加上佛祖教我的七十二變我沒學完,我會怕你,就是你和那女子一起,我也不怕,哼。”
這猴子似乎是有點不滿。我眼睛一瞪,他禁不住又往后退了一小步。
“我問你,那叫紫霞的女子,現在何處?”
“她呀,被佛祖鎮壓了,估計死了吧,所以,你也給我小心點,我剛才的喊叫佛祖一定聽到了,不一會就會趕來,你要是不走,小心如那女子一樣,被佛祖鎮殺。”
“死了?紫霞死了,她死了?”
“啊,痛,痛啊”我捂著頭痛苦的嘶吼,頭上緊箍都快要陷到的頭顱中。我心中突然涌現出一股無盡的悲傷,聽到這女子死了,我感覺我的心似乎被挖了一塊。腦海中不停的有著一些未曾有過的畫面閃過。
“小猴子,你就是齊天大圣嗎?”
“聽綠兒妹妹說,齊天大圣一人橫掃天庭十萬天兵天將。何等的威風。”
“小猴子,不準偷吃蟠桃喲,”
“我的意中人,是個蓋世英雄,有一天他會身披金甲圣衣,腳踏七彩祥云來娶我,小猴子,你說他會嗎?”
一張笑靨如花的臉停格在我的腦海中,面暈淺春,低眉垂眼。仿佛天上的一抹紅云,銜上她的眉,掠過她的的眼,在白玉般的臉頰上印上一絲艷艷的紅。
“叮”
緊箍應聲而斷。我終于記起來了。我終于知道了,我到底是誰。
 
一陣金光閃過,我終于再度披上了金甲圣衣,抬頭看天,天邊一抹紅霞是那么的耀眼動人。

“賊老天,我齊天大圣回來了。”

我仰天怒吼一聲,金箍棒在手,那種感覺熟悉又陌生,他們設計害我,怕我取經的功德太高,防止我的消失引起世人的懷疑,甚至找了一個替代品,不錯不錯,好大的一步棋,好狠的佛祖。可是,我不懂,為什么,為什么要殺紫霞。我高高的躍起,金箍棒重重的敲下。砸在眼前這個長的跟我一樣的石猴身上。他身形暴退,胸口深深的塌陷了下去,一口鮮血噴出,一臉驚恐的看著我,估計,他是沒想到,我竟然不給佛祖面子,敢對他下殺手。

“這一棒,是報你傷紫霞之仇,你我恩怨一筆勾消,從現在起,你就是齊天大圣。”

我瞥了這石猴一眼淡淡的說道。

“我是齊天大圣,那你是誰?”

石猴捂著胸口,看著我問道。

“我,我是一只石猴,復仇的石猴。”

說完,我縱身一躍,跳上筋斗云返回岸邊。

“我回來了。”

“悟空,你終于回來了,你快去和這巨龜說一說,就騙它說你是齊天大圣,讓它帶我們過河去啊。”

“閉嘴。”

我把金箍棒對這這和尚一指,然后慢慢的走向白黿。

“白黿,我是石猴,我回來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真是石猴,你為什么不認我,兄弟,我好想你,我法力低微,不像你一樣習得長生之法。我從幼年等到老年,沒有一個朋友,就是等你來看我,你為什么不認我啊。我和你說絕交是假的,你終于回來了,我們還是兄弟嗎。”

白黿老淚縱橫,聲音悲愴。我忍著淚水,走上前去,抱住他的頭。

“是的,我們是兄弟,一輩子的兄弟,對不起,白黿,我被人封印了記憶,讓你傷心了。”

“沒事沒事,你回來就好。”

白黿高喊一聲,將頭沉入水中,擦拭眼淚。我轉過頭去看著這個一路上對我使喚來使喚去的師傅,他還是這么的高高在上。這么的令人生厭。

“悟空,怎么還不求他載我們一程啊。”

“不必他載了,我送你去吧。”

“你送我?你怎么送,你頭上的緊箍呢?”

和尚似乎想起了什么,驚恐的睜大了眼睛,不過我沒時間讓他驚恐了。

一棒揮去,身死道消。

“好好好,死的好,死了就不用取經了,齊天大圣終究是齊天大圣,哈哈。這佛祖派我們取經,如今取經人死了,這佛祖都不敢現身,哈哈,修佛。哈哈哈哈。”

八戒在一旁一臉激動的看著我,見我打死了和尚,哈哈大笑,眼淚都笑了出來。

“八戒,你知道我醒來會找你報仇,畢竟你殺我猴子猴孫,這筆賬,我們要算,你為何這一路上還要刺激我,企圖喚醒我。”

我靜靜的看著八戒,試圖從他的臉上找到一絲惶恐,可是并沒有,他只是對我淡淡的一笑。

“猴子,俺老豬既然想讓你醒來,自然有我的理由,帶我上天庭,我這條命,隨你處置。”

“還有我,算我一個。”沙僧在一旁悶頭悶腦的說道。我把金箍棒輕輕一揮,堪堪到八戒的眼前才停止,可是八戒還是一臉微笑的看著我,神色不曾有絲毫的變化。

“你要現在殺了我也行,我絕不還手。但是,猴子,幫我一個忙,去一趟廣寒宮,找一個叫嫦娥的女子,救她出來,告訴她,我老豬寧負負天下人,也絕不負她,這一輩子,老豬對不起她,可是我老豬就是死絕不曾害過她。是玉帝垂涎她的美色。令王母大怒,為了維護天庭的面子,才說是我老豬找玉帝告狀,說她水性楊花,與凡人有染,害她被剝去法力,空留仙體,終生守在廣寒宮,不老不死。救她出來,猴子,求你,一定要救她出來。”

我靜靜的看著八戒,終究沒有下得去手。都是和我一樣,是個可憐人罷了。
 
“走吧,你的事你自己解決,隨我上天庭。”

南天門前,我靜靜的看著這如同潮水般涌出來的天兵。一個個裝備齊全,一臉戒備。

“大圣在此,諸神回避”

“大圣在此,諸神回避”

八戒沙僧高聲喊道。聲音回蕩在這一重天內。令夕陽都抹上了一絲肅殺的氣息。我將金箍棒重重的往地上一敲,向前走去,八戒沙僧緊隨其后。沒有的預料到了大戰。這些天兵見我走來,齊齊的分向兩邊,主動為我讓出了一條路。

“走吧,八戒,沙師弟,直接隨我上三十三重天。”

“玉帝老兒,俺老孫,回來了。”

我站在凌霄殿前,高聲大喊,直直震的凌霄殿顫抖不止,里面沖出一大批天將,這些可都是我的舊識啊。現在紛紛一臉警惕的看著我。

“玉帝老兒何在。”

我問道。

“孫悟空,不要放肆,這里是天庭,難道你還想被佛祖壓你五百年。”

話音剛落,玉帝老兒和王母從凌霄殿緩步走了出來。說話的正是玉帝老兒。

“哼,出來就好,八戒沙僧,上吧。”

“大圣在此,諸神回避。”

八戒和沙僧高喊一聲。便隨我一起沖向了這聲勢浩大的天將,似乎又回到了當初鬧天空的時候,那時候,如同現在一樣,天將還是這些天將,還是這么的不堪一擊,只是那時候,紫霞還在,可是現在,紫霞死了。

“紫霞。”

我怒吼一聲,一棒將凌霄殿打成廢墟。也摧毀了這些仙劍心中的支柱。

“如來佛祖救我。”

玉帝老兒一臉的驚慌,躲在眾天將后高聲大喊。

“悟空住手。”

玉帝老兒話音剛落,我身后一片霞光出現,一道洪亮的聲音在我背后響起。我轉過身去,靜靜的看著這個一臉慈善的和尚。

“師傅,徒兒有幾件事要問你。”

這和尚見我叫他師傅,臉色一愣,隨即笑著點點頭。

“好,你問吧,我知道的全告訴你。”

“這一切是不是你安排的,從我出生,到那只白毛的猴子指印我去找你。”

“是”

“我那些兄弟可還安好。”

“雖為坐騎,可是朋友相稱,安好。”

“猴子猴孫輪回可有安頓。”

“皆為富貴人家。”

“好,師傅,你對我可念師徒之情。”

“念,可是殺劫將至,我要為我門人求得生路。”

“那你就準備犧牲我?”

“對不起。”

“好,徒兒最后再叫你一聲師傅,最后再問你一件事,一件事了,你我師徒再無情分,只是敵人。

“好”

“你為什么殺紫霞。”
 
佛祖聲音一頓,長嘆一聲。

“悟空,紫霞,不是我殺的,她是為你而死。”

“為我?”我吃驚的問道。

“是,還記的當初是她勸你答應我的要求的嗎?”

“當然,當初的她冷酷而且殘忍。”

“她已經做好了準備替你而死,她本是天地初生之時,隨天地而生的一抹霞光,萬年才修得人型。本就擁有造化之功德,更是身具天道之力。她這五百年苦心尋找另外的女媧石,以修補天道之缺,消弭殺劫。然后她找到了你在通天河遇見的那只石猴。只因我不知內情,不得已出手鎮壓。知道為何你打傷那石猴,打死唐三藏我未現身嗎?因為殺劫已經消弭啊,悟空,你不該來的。這是她留給你的傳聲玉石,里面有她最后的遺言。你走吧,這天地廣闊,哪里都是你的去處。留得性命。”

這個一臉慈善的和尚隨手扔給我一塊白色的玉石。我輕輕的拿在手中附在耳旁,紫霞那溫柔的聲音再次傳來。

“我的意中人,是個蓋世英雄,有一天,他會身披金甲圣衣,腳踏七色彩云來娶我,海底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上人,我以為愛可以填滿心中的遺憾,沒曾想,制造更多遺憾的卻偏偏是愛,我猜中了這開頭,卻沒猜中這結局。”

傳聲玉石,聲完玉石碎,我握著這粉末,哭的像條狗。

“悟空,走吧,殺劫已消,去留得姓名,這天庭毀壞之罪,我幫你承擔。”

“不可能了。”

我撕下一塊布片將玉石的粉末緊緊的纏在手中。

“戰吧。”

我叫石猴,現在我是一塊石頭,那一天戰斗,他們似乎都忘了一個流傳已久的預言。

“女媧石崩,天地傾斜,重鑄天道,重設輪回。”

那一刻,我看到佛祖臉上出現了少有的恐慌。面如死灰。

“我苦心的經營,終究逃不過天道,”

“來世,不要讓我遇見你。不然必殺你。”

這是我重新化為石頭前唯一對他說的話。那一天,我一人一棒,再度打穿了天庭,佛祖又能耐我何,哈哈,天庭三十三重天破碎,合為了一重天。輪回重開,佛祖玉帝等人,入世重新修行,歷盡艱辛。

一切似乎發生過,又似乎沒發生過。我是海邊的一顆石頭,一群猴子在我的旁邊玩耍。一個聲音告訴我,讓我從石頭內蹦出來。一切似乎又重頭再來。

“唉,累了,我還是安安靜靜做我的石頭吧。你說對嗎?紫霞。”

我靜靜的看著天邊那一抹美麗的紫色霞光說道。

一在天之涯,一在地之角。

生而影不與吾形相依,

死而魂不與吾夢相接。

人有生死三千疾,

唯有相思不可醫。

入我相思門,知我相思苦,

長相思兮長相憶,短相思兮無窮極。

來世最好不想見,如此便可不相戀。

 前一世,我金甲圣衣,踏七色云彩。卻害你身死道消。

這一世,就讓我做一顆不起眼的石頭,遠遠的陪伴著你吧,如此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完
(此文僅為紀念心中的英雄,乃我心中所想所作。感慨于大話西游而作。滿紙荒唐言,諸位朋友,看看就好,算不得真。 )
 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2016年排五走势图